20年爱的传奇:把病妻当女儿疼 20年爱的传奇:把病妻当女儿疼

移动版  2017-08-13 21:17  来 源:网络整理  字号:
关注我们之后20年爱的传奇:把病妻当女儿疼,琼海之窗新闻生活变得更美好!  

家庭杂志微信号:jiatingfanmili

20年爱的传奇:把病妻当女儿疼,琼海之窗新闻


在广东信宜市洪冠镇,有一个家喻户晓的好丈夫冼龙超,他20年如一日,照顾因脑损伤致残的妻子。40年前,他与妻子共谐连理,组建了幸福的小家庭;20年来,他舍弃一切,对生活不能自理的妻子精心照料,像对女儿般呵护备至,书写了爱的传奇。

   

回到乡下,让妻子更好地康复

   

锦衣村位于洪冠镇东部,从信宜市区到锦衣村有将近1小时的车程,其中一大半是盘山公路。冼龙超的家就在锦衣村较为偏僻的位置,离村委会尚有一二公里的路程。这里是冼龙超的祖屋,很久以前,冼龙超的父亲就带着一家人迁到信宜市区定居。2000年,为了方便照顾妻子,冼龙超带着她又回到祖屋居住,至今已是17年。

   

上世纪70年代,冼龙超经人介绍与余富莲相识并组建了家庭,育有一双儿女。夫妻俩都是当地粮食局的职工,生活虽不富裕,却也和和美美。冼龙超持有A牌驾照,是客运、货运工作的一把好手,因工作关系走南闯北,见识广博。1997年,冼龙超的一双儿女已长大成人,大女儿冼玲谈婚论嫁,儿子冼波也去了深圳打工,更美好的生活正向这个家庭招手。然而就在这年,一场意外让这个家庭蒙上了阴影。8月,余富莲意外碰伤头部,诊断为脑干挫裂伤,生命危在旦夕。冼龙超带着妻子辗转各家医院,拼尽全力为她寻求一线生机。经过3个多月的治疗,余富莲的命是保住了,却落下残疾——半身瘫痪、生活不能自理。根据冼家的经济状况,医生建议冼龙超把妻子带回家进行功能性调理。这几个月的治疗花费了十几万元,不仅用光了家中的积蓄,还向亲戚朋友借了不少债。一边是失去劳动力需要精心照顾的妻子,一边是沉重的债务,冼龙超心力交瘁。

   

当时摆在冼龙超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是放弃工作,自己照料妻子;二是自己继续打拼,请人照顾妻子。第一条路,意味着正值壮年的他从此就要绑在妻子的身边,断了曾经的豪情壮志,在不可期的年月中一直守在妻子身边,直到妻子康复或者老去。第二条路,冼龙超有着辗转腾挪的空间,凭着自己的开车技术,可以多赚点钱来还债,并帮助妻子治疗。但是妻子呢?没有自己的陪伴和照料,她又能坚持多久?他最怕的是,在离开妻子后,自己还能不能守住本心,一直坚守对妻子的爱和责任?经过不知多少个夜晚的辗转反侧,冼龙超最后还是决定自己守护妻子。幸亏这个时候,子女业已成年,可以反哺家庭,这是对冼龙超这个决定的最大支持。

   

余富莲出院后,冼龙超把她接回家,伺候她的饮食起居。从穿衣、洗漱,到端屎端尿,这些以前从未做过的活,冼龙超都要磕磕绊绊地学着去做。而最重要的工作还是余富莲的康复治疗,由于家中空间太小,冼龙超平日就搀扶着妻子在附近的街巷步行、锻炼。余富莲因脑干损伤,智商退化到六七岁小孩的程度,变得敏感易怒。在街巷中锻炼时,对周边嘈杂的环境,还有路人异样的眼光,她表现得特别抵触和不安,精神很不稳定,甚至经常对冼龙超发脾气。冼龙超便想到了远在洪冠镇的老家锦衣村,那里空间宽敞,周边环境幽静,空气清新,乡亲淳朴,应该更利于妻子康复。而且,老家还有田地,自己可以试着种点农作物自用或者出售,对家庭经济也有所补贴。


2000年,做了决定的冼龙超便和父亲、兄弟及儿女沟通,把市区家中用不上的资产、物件变卖,还了部分债务,然后便带着妻子回了老家锦衣村。

   

20年爱的传奇:把病妻当女儿疼,琼海之窗新闻


学做村夫,一年四季宠溺妻子

   

从城市回到农村,对已适应城市生活的冼龙超来说是个巨大的挑战。蔬菜要自己种,肉食要步行或骑自行车到山下村委会附近的小市场买。冼龙超刚搬到这里时,村道还未铺上水泥,山路是山石挖凿而成的梯道,出行很不方便。

   

最难的还是思想上的转变。冼龙超曾经是一名司机,这在当时当地是身份地位比较高的技术工种,一下子回到农村,与乡亲们一起下地耕种,他很难适应这种身份的转变。比如种菜,别人家的菜茁壮成长,他播下的种子还没抽芽,长出来了也良莠不齐。去请教别人,他又拉不下面子,只能在一旁偷师。但偷师和模仿是学不到种菜精髓的,且极费工夫。冼龙超知道,只要他开口请教,乡亲们还是会帮他解答的,但他就是开不了口。就这么折腾了一两年,他才摸索出了种菜的方法。然后,他在屋前和山上的地里先后种下200多棵当地的特产三华李果树,每年也有一些产出,用以改善生活。

   

刚回到锦衣村时,冼龙超还是雄心勃勃的,他觉得只要自己坚持、努力,就能帮助妻子康复。每天早上6点多,冼龙超就起床帮余富莲洗漱,伺候她吃早餐,然后就搀扶着她到屋子旁边的山道散步、活动。余富莲右侧肢体无力,行动艰难。一路上,冼龙超都要半搀半扶着,看准机会就要像教小孩子骑自行车一样放开手,让妻子靠自己的力量挪两步。而他又要紧绷着神经,随时准备在妻子没有力气即将摔倒时架住她,有时还要背着她走一段路,让她恢复体力。短短100多米的山路,一上一下往往要耗费3个多小时。为了专心帮妻子做康复训练,开始时冼龙超还花钱雇人帮忙做早餐和午餐。

   

余富莲穿着一双崭新的绿色帆布鞋,屋子的一角也摆着一双帆布鞋,颜色同样鲜艳,应该是穿了没多久,但右脚鞋面上却有一片被磨破了,露出白色内衬。冼龙超说,余富莲右脚无力,行走时都是拖着脚步的,鞋子也因此磨损很快。他指着屋角那双鞋子说:“那是今年3月份买的。”

   

除了肢体训练,冼龙超还经常与妻子沟通、交谈,以防止她的神智和语言能力继续退化。受伤后的余富莲反应非常缓慢,问她一个问题,她往往要消化两三秒才能做出反应,然后回答;回答后,她又会一直停留在这个问题上,不断复述这个答案。这时,冼龙超就要耐心地等她说完,再问下一个问题。“不能问太急,几个问题一起问,消化不来她就会发脾气。这时候你不能笑,不然她会以为你在嘲笑她。”冼龙超一脸对妻子宠溺的表情,“不过她还是喜欢人家跟她聊天的,见到人就开心地笑,哈哈大笑。”

   

安排好妻子的起居和康复训练后,冼龙超还要抽时间伺候农作物。山上的200多棵果树最累人,肥料、农药什么的都要他一个人挑上去,掐芽、摘果都要仰着头,甚至要爬到果树上去。长久下来,冼龙超落下了严重的颈椎病。“三华李成熟的时候要尽快摘下来,说三天就三天,多一天都不行。”冼龙超说。有时他也想到雇人来帮忙采摘果实,但实在是不划算。每年满打满算,三华李带来的收入也就3000多元,雇人一天就要好几百元。冼龙超舍不得花这个钱,只好自己咬牙坚持。

   

那时,也有朋友找冼龙超合作做客运生意,让他操老本行当司机。朋友给的条件很好,除了工资和提成,冼龙超每天出车时,朋友还雇人来接他的班帮忙照顾余富莲,直到他出车回来。冼龙超犹豫了好久,最后还是婉拒了。妻子已经习惯了他的照顾,换个人来效果如何还未可知。而且他也听从了父亲和其他亲人的意见——在当地跑客运,车辆走的都是山路,冼龙超开车时势必牵挂妻子,不能专心开车,容易出事故。父亲对他说:“你不能倒下,你一倒下这个家就完了。”

   

于是,冼龙超就这样日复一日地照料着妻子,20年内,他不敢出远门,甚至生病都成了奢侈的事。

   20年爱的传奇:把病妻当女儿疼,琼海之窗新闻


爱的传奇,妻子眼里闪烁光彩

   

冼龙超真是累,除了身体疲乏,最重要的还是心累。随着妻子的年龄增长,她的身体机能开始衰退,康复变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夜深人静时,冼龙超也会看看电视剧,有时看着看着就泪流满面。电视里那些植物人和瘫痪病人经过精心护理往往能恢复过来,为什么自己的妻子一点好转的迹象也没有呢?

   

余富莲的体力越来越弱了,以前经常进行的康复训练,她已经很难完成了。现在,冼龙超只能扶着她在家门口的空地上做做活动。周长30米的空地,余富莲需要花1个多小时才能走一圈。即使看不到康复希望,冼龙超也不敢停下这种训练活动:“一旦停下来,她的身体就麻了,再动起来就难了。”

   

即使不敢生病,去年冼龙超还是病倒了。医生说是膀胱结石,建议做手术。即使是小手术,也要住院好几天,冼龙超不敢离开妻子这么长时间,就自己找偏方抓药吃,到最后实在疼痛难忍,才决定去做手术。不得已,他让家在信宜市区的女儿冼玲回家照顾妻子几天,把三华李果林承包给亲戚,安排好才外出做手术。手术后休养不了几天,他又急匆匆赶回家,继续照顾妻子。

   

今年,冼龙超想把果林收回来自己经营,冼玲却劝住了他,说他年纪大了,身体不好,就安心待在家里照顾母亲好了。近几年,一双儿女的收入渐渐多起来,给父母的家用也增加不少。说起女儿和儿子,冼龙超一脸自豪:“他们都很孝顺。女儿住在县城,每个月都会过来探望我们,给我们生活费。我老婆刚受伤时,女儿刚刚参加工作,工资只有1000元出头,她只留下两三百块钱当零花,其他的都给我们用。她的婆家也很支持她。儿子已经在深圳成家立业,我跟他说,不用经常回来看我们,经营好自己的小家,努力赚钱,有富余的时候多给我们点钱就是最大的孝顺。”

   

冼龙超说,儿子冼波也想接父母到深圳居住以方便照顾,但他没同意。大城市里实在不是妻子疗养的好地方,又会让正在事业关键期的儿子分心。“等我实在老得不能照顾你妈了,我们再过去吧。”他这样对儿子说。冼龙超最担心的就是自己比妻子先离世,真到那个时候,谁又能替自己照顾她呢?

   

门外淅淅沥沥下起了雨,凉风带着湿润的泥土、草叶的芬芳闯进屋里。“今天又不能带她出去散步了。”冼龙超叹了口气,端着茶壶给余富莲斟了一杯茶。看到丈夫走进来,余富莲露出开心的笑容。记者跟在冼龙超身后,余富莲的注意力却全放在丈夫身上。冼龙超又开始了一天的交流训练:“咱们家住哪儿?”这个问题,冼龙超问了20年。余富莲盯着丈夫,想了想,说:“信宜某某区某某街某某号……信宜某某区某某街某某号……信宜某某区某某街某某号……”冼龙超指着记者说:“来,你对着记者说,咱们家住哪儿?”余富莲还是坚定地看着丈夫:“信宜某某区某某街某某号……”冼龙超又问她:“记者问你,你的儿子叫什么名字?”余富莲还在重复上一个问题的答案:“信宜某某区某某街某某号……”突然她想起什么,转过头看着记者,眼里有光彩闪烁,欢快地说:“波仔啊,波仔好乖啊……”

   

(特别鸣谢信宜市妇联对此次采访的大力协助。)

20年爱的传奇:把病妻当女儿疼,琼海之窗新闻

20年爱的传奇:把病妻当女儿疼,琼海之窗新闻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wanning1.com/view-4178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