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万宁试水基层政府雇员制探索民主管理新模式 kt8000

移动版  2016-11-30 08:38  来 源:摘自网络  字号:

  今年7月1日,对纪宜梅来说是个特别重要的日子。作为海南省万宁市招聘的第二批基层政府雇员,她于当天赴万城镇乐山村上任,在不远的将来,乐山村的民主化管理很可能还需要她担起重任。而不久前,纪宜梅和其他100多名师范生,还是万宁市的“老大难”问题。

  “虽然不是正式编制,但我对这份工作很满意。我是在农村长大的,能到村里为老百姓做点实事也是长期以来的愿望,我相信在农村这片淳朴的天地中,只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就能做得很好。”纪宜梅说。

  解决了历史遗留问题

  2000年,纪宜梅从中专类师范学校毕业,和她同年毕业的同学回到家乡都分配了工作,但她的工作迟迟没有得到落实。

  根据当时的政策,纪宜梅这类师范生毕业后应由万宁市政府“统筹统分”,但由于万宁市教师编制的限制,已无法再安排他们的编制,以至于这些等待分配的师范生数量最后累积近500人。

  焦急的师范生们曾连续3年“组团进京告状”,万宁市也曾拿出教育系统“压箱底”的编制公开招考,但截至2012年,除自谋出路的外,还剩下包括纪宜梅在内的191人继续等待安排。

  一边是急着找工作的师范生,一边是编制几近饱和的教育系统,如何解决这一现实矛盾成了摆在万宁市政府面前的艰难任务。

  此外,让政府部门头疼的还有农村民主管理问题。万宁市的一名干部告诉本报记者,万宁沿海的一些农村,村委会选举中拉票贿选的现象严重,只要土地、虾塘承包所能带来的可观利润大于竞选成本,就有人拉票贿选。

  村委会主任选举竟屡次出现风波,万宁市的主政者认为主要有两个原因:公章和财务。

  当时,一个想法在万宁市政府决策层中开始酝酿:让那些接受过良好教育的师范生去基层服务,既能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又能增强基层民主决策。经反复论证研讨后,万宁市解决师范类毕业生遗留问题工作小组决定:把待业师范生派到基层去。

  为此,万宁市政府先圈定了30个“难点村”,面向等待政府安排的191名师范生公开招聘。2012年12月,通过招考,第一批30个基层政府雇员被选拔出来。他们被分配到这30个“难点村”里,主要担任文秘和党组织书记、主任助理等职务。

  第一次招考雇员前,纪宜梅已是万宁市当地一所私立学校的语文老师,得到招考消息后,她立即辞职参加了第一次基层政府雇员招聘。可惜,她考了第31名,无缘第一批基层政府雇员。

  但她很快得到了万宁市政府的承诺:不要急,很快会有第二批招考。

  今年7月1日,纪宜梅通过了第二批招考和培训后,顺利上岗,被分配到万城镇乐山村担任村委会主任助理。

  至此,由各中等师范学校2002年前在万宁招收的师范类毕业生已经全部安排完毕。

  按合同规定,他们不纳入编制管理,手里拿的是“泥饭碗”,通过招考后与市政府签订聘用合同,试用期考核不合格的,予以解聘。合同还规定:每个聘用人员试用期为1年,考核合格者正式聘用,工资、福利待遇及各项保险享受市财政全额拨款事业单位在编岗位工作人员同等待遇。

  基层政府雇员下基层任职后,他们的工作表现得到了基层群众的普遍认可和肯定,市委、市政府先后两次召开基层政府雇员座谈会,对基层政府雇员的前期工作进行了交流总结。

  万宁市对这群基层政府雇员的定位是,他们不是大学生村官,但做着几乎相同的事情,大学生村官是上一级对村一级干部的任命,而这些基层政府雇员直接对镇政府负责。

  为村级民主保驾护航

  对于选择这些师范生去基层服务,万宁市有关领导认为,10多年过去了,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已在私立学校或者培训中心当老师,有更多的社会经验,同时这批师范生又全是万宁人,对家乡的情况也比较了解。

  更关键的是,基层政府雇员直接对镇政府负责,在村两委之间相对中立,同时又是实行坐班制,几乎每天都在村子里,解决了掌管公章的文书持章外出,或者大盖人情章、关系章的乱象,老百姓办起事来也方便。

  “最近村里两委处于换届阶段,工作比较忙。我坐班的时候,如有村民反映补办医保等问题,我就把这些情况登记下来,等新书记定下来后,再将情况向他们一一汇报,如果我们村委解决不了的,就把情况汇报到镇政府。”纪宜梅说。

  村里的公章要不要由基层政府雇员管理,也是村民自己说了算。万宁市政府在各村推行“试议点公开”,即通过村党支部的提议、村两委的商议、党员大会审议、村民代表会议的决议后在公布栏上公布7天,决议的事项在党支部领导下村委会组织实施的结果,向全体村民公布。

  目前,通过各村村民代表大会决议,第一批基层政府雇员大部分都已经接管了村里的公章。

  山根镇横山村委会主任助理许光学介绍说,现在村民要来盖章,都要先登记在公章使用手册上,“除使用登记册以外,还有村委会主任、村支部书记监督我。”

  除了掌管公章,《万宁市第一批次基层政府雇员聘用合同书》中“聘用人员工作责任”第十条还规定了基层政府雇员的责任之一是“负责村委会的财务管理工作”。

  不过,这些基层政府雇员之前并没有太多财务管理的经验,那他们能胜任这项工作吗?万城镇移民村村委会主任助理王雪珍上岗后就遇到了难题,她所在村的报账员和村委会主任因虚报挪用救灾款被判了刑。等待她的是一大笔“糊涂账”。

  针对这类问题,万宁市举办了首批基层政府雇员能力提升培训班,培训内容主要包括农村集体三资信息化管理知识、共青团团务知识、农村青年小额信贷知识、农村村账代理知识、农村基层干部违纪违法案件剖析等。

  经过培训,王雪珍将原来的财务明细账进行整理和细化,做到专款专用。同时,还新建了一本总账,明确列出维修费、办公经费、利息、镇拨经费等各项总收支。总账和明细账的具体数据每季度在村务公开栏张榜公布,同时发布到万宁市万城镇政务服务网上,供村民查询、监督。

  目前,第一批基层政府雇员大部分已经开始接手村里的账务管理工作。

  政府与村民联系的纽带

  万宁市政府对这些基层政府雇员寄予了厚望,期待他们当好农村工作的“十大员”:农村政策宣讲员、民情民意调研员、档案资料整理员、记录会议和报告起草的书记员、村财镇管报账员和农村集体“三资”信息采集员、小一型水库管理员、为民提供致富信息和技术服务的服务员、化解矛盾协调员、农村规划稽查协管员、便民服务代办员。

  此外,为防止一些基层政府雇员上班不坚守岗位,万宁市政府决定采取抽查的方法,由统计局从每个村随机抽出30人,询问他们是否知道基层政府雇员,如果群众知晓率没达到70%,就考虑解约。

  滨湖村委会主任助理李婷婷说:“我没有印那种特别精致的名片,就是用打印纸写上我的名字和电话,做成便民卡,挨家挨户送到村民手里,这样也方便他们遇到困难及时联系我们。”

  龙滚镇上城村委会主任助理陈花是第一批基层政府雇员,她在工作日志中写道:“2012年12月18日召开基层政府雇员动员大会后,我们30位基层政府雇员都分配到了自己的岗位……当时的一切都是陌生的,不过村民对我的到来都很热情,使我很快融入了这个大家庭。”

  不过,对于基层政府雇员这个“泥饭碗”也有一些不同的声音。聘用合同里规定:第一次3年聘期后,经考核合格、本人自愿,可再续聘3年。“6年之后我们怎么办呢?合同里面也没有说的很清楚,就说了个‘按有关规定’,政府换届了,我们是不是又要再去争取?”

  “每月的工资扣去五险一金也就1600多元,就现在的物价情况来看,这个工资还是很低的。”

  “在其他干部眼里,我们是临时工,有些会议他们都不让我们参与,觉得干两年我们就要走人。”

  抱怨归抱怨,工作问题暂时得到解决还是让大多数雇员感到未来发展的可能。“既来之则安之,现在这样的安排比以前算是稳定了,自己好好干应该是有很多机会的。”山根镇大石岭村书记助理冯起浪觉得,这份工作还是带来了希望。(郭起 任明超)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wanning1.com/view-33710-1.html